中国民政:让老年人健康养老 幸福养老 积极养老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22日 点击数:

 

    过去5年是甘肃养老服务业发展的重要时期,多元化 养老服务体系基本形成 。“十三五”时期,全省 养老服务体系建设面临一系列新机遇和新挑战,需要 从战略视角和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出发,充分考虑老年人口规模、构成和服务需求等因素整体谋划布局,到2020年全面建成 养老服务体系 ,提升老年人健康养老、幸福养老和积极养老水平。

    一、加强顶层设计、坚持创新驱动,多元化养老服务体系基本形成

    甘肃是全国较早进入老龄化社会的省份之一,特别是“十二五”时期,老龄化、高龄化进程加快,“未富先老”、未备先老特征凸显。为此,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和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民政部门坚持完善政策、创新发展,基本形成了多元化养老服务体系。一是养老服务政策体系基本形成。省政府下发《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省人大常委会颁布《甘肃省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省直相关部门和中央在甘单位制定相关配套政策文件30多项,基本形成了以金融支持、土地供应、税费减免、财政投入、队伍建设等为支撑的养老服务业发展政策体系。二是机构养老服务功能显著增强。采取上争支持、内生动力、多方联动筹资20.6亿元,强力推进养老服务机构建设,现已覆盖所有市(州)、95%的县(市、区)和大部分中心乡镇,养老床位达到11.68万张,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床位30.4张,比“十一五”末净增9.48万张和23.3张。制定并落实养老服务人才奖补政策,建立养老服务培训基地和技能鉴定机构11家,先后组织培训养老护理员4898人次,持证上岗率达到70%。推行养老机构责任保险,降低了运营风险。三是居家社区养老服务稳步推进。总结推广兰州市城关区“虚拟养老院”建设经验,从2014年起分批次在16个县区开展居家养老服务扩点,加快推进全省居家养老服务网络平台建设。建立政府购买居家养老服务制度,加入平台的服务对象超过13万人,享受服务的达6万多人。依托社区服务设施和“双联”行动,先后投入2.3亿元,积极支持城乡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农村互助老人幸福院)为载体的社区养老服务设施建设,现已发展到5270家,为居家老年人提供了便捷的社区养老服务四是老年人合法权益得到切实保障。推动建立特困老年人供养制度,连续5年将提高农村五保供养标准纳入为民办实事计划,供养标准由2010年的1600元/年提高到2015年的不低于4114元/年,年均增幅达21%,最高达到年人均7200元;城镇“三无”老人全部纳入城市低保并全额给予保障,有效保障了12.5万特困老人和71.5万困难老年人的基本生活。全面建立80岁以上高龄补贴制度,并纳入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发放范围,7个市州建立了65岁以上老年人免费乘坐公交车制度,基本养老服务补贴范围逐步扩大。五是养老服务改革创新不断深入。积极推进以天水麦积、张掖甘州全国养老示范基地等“三基地一示范区”创建,探索了政府搭台、企业参与、市场化运营、股份制合作的养老机构建设运营新模式。着力推进养老服务标准化建设,率先出台了居家、社区和机构养老3个地方性标准,先后创建21家规范化标准化福利服务机构和121个示范城乡社区日间照料中心,推动养老服务向专业化、职业化方向迈进。在兰州等地开展养老服务综合改革、公办养老机构改制和医养结合试点,探索出了一批先进经验和典型做法。经过5年的不懈努力,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多元化养老服务体系基本建立,为“十三五”时期建成养老服务体系、增进老年人福祉奠定了坚实基础。

    二、把握新机遇、迎接新挑战,全面厘清“十三五”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发展思路

    “十三五”时期是全面落实“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关键期,也是甘肃推进转型发展、加快扶贫攻坚、与全国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全省 养老服务体系建设面临一系列新机遇和新挑战。

    从发展机遇看: 老年人群 对生活照料、康复护理、医疗保健、精神文化等养老服务需求急剧增加, 养老服务内涵正由传统补缺向适度普惠转型拓展,养老服务市场正逐步发展壮大;国家和省上相继出台一系列促进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政策措施,为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提供了有力的政策支持,发展环境持续改善;云计算、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加速发展,智慧养老等新业态和新模式层出不穷,为养老服务提供了强大的技术支撑,为优化服务流程、提高服务效率创造了条件。

    从面临的挑战看: 2015年底全省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390.19万人,占常住人口的比例首次超过15%,占比年均增加0.5个百分点,增速比“十一五”时期提高0.15个百分点,已进入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阶段 但养老服务能力建设相对滞后、养老服务和产品供给不足、市场发育程度低、城乡区域发展很不平衡、供需矛盾十分突出。一是养老服务设施条件差,许多地方难以落实人均用地不少于0.1平方米的养老服务设施建设要求;二是 机构 养老 服务参差不齐,不少机构缺乏必要的工作经费,床位空置率高和“一床难求”的矛盾交织存在;三是居家社区养老服务刚刚起步,提供服务的组织和企业严重不足,服务范围窄,服务内容单一;四是养老服务队伍规模偏小,护理人员普遍缺乏,专业化、职业化水平不高;五是鼓励扶持政策在部分地方落实不到位, 养老服务多元化投资格局尚未形成; 六是养老服务体制机制亟待完善

    2016年5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形势和对策举行第三十二次集体学习,充分体现了中央对老龄事业的高度重视。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积极发展养老服务业,构建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